松鼠之家
松鼠爱好者联盟
文章163 浏览444984

松鼠的智慧(小故事)

早上7点,从博大公园走完路回,惊讶地发现有个家伙在高高的枝头啃食香椿芽。

这家伙,小小的,灰黑色,细绳一样的尾巴,末端蓬起一簇小绒球。哈哈,原来是松鼠啊!香椿树何其高,树枝又如此细,看不把你摔个粉身碎骨?!我在心里暗暗咒骂着。

见到我在看它,在几秒钟迟疑之后,一个灵巧的掉头,双腿一蹦,便跃到旁边的一棵桐树上去了。那种灵动和跳跃,让我一天的生活都变得愉悦。

没想到现在松鼠都跑到城里来栖身了。印象中,松鼠是喜欢待在林木森森的郊外的啊。

我老家大坞口村,就在鹿峰脚下。那里山清水秀,山里多松树,因而也多松鼠。正如陆游《初春幽居》诗云:“茂林处处见松鼠,出圃时时闻竹鸡”,“老民不预人间事,但喜农畴时可犁”。

寻常时间,看松鼠蹦来跳去,树上树下,身手敏捷,也不失为一桩乐事。可恶的是,它们爱偷吃板栗。每年秋天板栗收获的时候,爸妈就忙着要从松鼠嘴里抢“口粮”。

2002年,我调到东阳技校任教。教工宿舍的南面是一片松树林。松林里住了一群可爱的小松鼠。只见它们在树干和树杈间窜来跳去,一会儿觅食,一会儿玩耍,无拘无束,好不自在。

我和儿子常常会把早饭吃剩的小馒头,小饼干,或咬半块糖果扔给对面树梢上的小松鼠。它们也不谦让,从树上跳下来一顿猛吃。小小松鼠胃口大,心也很大。有一次见它嘴里吃着一块,身体压着一块,尾巴弯成圆圈再围了一块。

“一二三四五,上山打老虎。老虎没打到,打到小松鼠。松鼠有几只,我来数一数。数来又数去,一二三四五。”两岁的儿子,只要我跟他玩这个游戏就高兴得手舞足蹈,“妈妈,那,那,还有一只——”

春日里,常有小鸟从对面的树梢轻巧地落到我家阳台上。偶尔,蝴蝶也会来凑热闹。这露天的阳台,也给了松鼠以可趁之机——

周日下午回校,我打开门,感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湿乎乎的杏仁味儿。走进房间,只见窗户打开着,白色的写字桌上被数不清的黄泥爪印涂成现代派油画。画布中心在左侧,那装了杏仁的大罐子周围,碎屑与泥印交辉。

塑料罐盖跌在地上。捡起它,但见一个深深的四趾爪痕,“入木三分”。又有几道纵横印记,深浅不一。看这爪印该是松鼠,似乎费了老大劲儿才打开。它们从桌子上、椅背上、显示器的边沿上,走到杏仁罐前边。那些脚印大大小小,也许谁还带来了“未成年儿童”。

哎,都怪我这个马大哈,周五下班回家忘记关窗了。“引鼠入室”,“引鼠入室”啊!

更离谱的是,有一年从老家带回一大块腊肉,生怕被老鼠拖走,我就将腊肉悬挂在阳台上。谁知过了几天,钉子上空留一根绳子。究竟是谁驮走,怎么驮走这么大块肉的?这松鼠的技术也太高超了吧。

再后来,我调离了学校。不曾想今天居然与它在此“相逢”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