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鼠之家
松鼠爱好者联盟
文章163 浏览445017

城里的松鼠和乡下的松鼠

初到多伦多,在市政广场听音乐,忽然从旁边的一棵橡果子树上窜出一只松鼠。只见它从旁边的垃圾桶熟练地里叼了一根玉米棒子、轻盈地攀回树上。这时,舞台上的演奏开始了,小松鼠骤然停住所有动作,安静地趴在树干上,翘着大尾巴,竖着小耳朵,在认真地听!

这只High Park的松鼠镜头感十足,每次我准备拍它,它总能给出很好的pose。初秋的太阳明晃晃,公园里浆果坚果还有行人投喂充足,不愁吃喝不愁冷暖,应该是松鼠们最快乐的季节吧!再过一些时日,等到天寒地冻,它们该跑到旁边动物园,与驻园的羚羊牦牛麋鹿孔雀鸸鹋们抢吃的,然后蹲在食槽边上看着路过的行人,呆萌慵懒富态如Garfield加菲猫。

深秋与友人在High Park看枫叶,在一棵大橡树旁偶遇的另一只松鼠则相当机智。当时,它正在刨坑埋冬天的储备粮。我们饶有兴致地凑过去,当然打扰到了这位老兄。它迅速抓起埋到一半的橡果子,绕到大树后面,重新刨坑、放下果实、盖上泥土、再盖上枯叶,一顿操作行云流水,最后还不忘抬头张望四周。结果见到又是我们,凶巴巴地瞪了瞪这群人类,然后跑掉了。我十分怀疑,它瞪我们的那一眼,是在警告:“硕鼠硕鼠,无食我黍!”

也有笨的。夏日的傍晚散步路过楼下菜园,看见一只黑松鼠“贼眉鼠眼”地叼了一颗半熟的番茄窜上旁边的木头栏杆。接着又来了另一只黑松鼠。两鼠对峙,新来的还没来得及做出打劫的动作,先到的那只已经张牙舞爪地投入战斗了。它一张牙,西红柿就掉了。两只松鼠于是打得上窜下跳、不亦乐乎。这个时候,它们应该早就忘记了那颗西红柿。

城市里随处可见的松鼠黑色居多,而且大多膘肥体壮、身手敏捷、作风彪悍。路边垃圾桶是它们觅食的好去处,城里人的快餐催得它们的毛色油光水亮。

乡间的灰松鼠们则要慵懒从容很多。在一个开着漂亮的Lady Slipper的保护地,一颗卧倒的树干上,一只软软的松鼠婴儿刚刚睡醒。太阳明亮又温柔,像极了小松鼠的一双眼睛。它立着的圆圆小耳朵,是在听游客的脚步声,还是不远处小水坝的瀑布声?

某个夏日,在爱德华王子岛的安妮故居,在Lucy Maud Montgomery儿时玩耍散步的林子里,我们偶遇一只灰色松鼠。它最初看向我们的那几眼是警觉的、略带慌张。数次确认眼神之后,它大概放了心,跳上木头台阶,找了个角落,专心嗑起地上落着的什么树的种子。它那么小,那么可爱,那么organic,平时一定很少吃快餐吧?!